第一书记欧阳幸的科技扶贫路,解决卖葱难有几

近日,记者走进黑龙江爱辉区四嘉子满族乡西四嘉子村关万中家的发芽葱种植大棚,新鲜的气息扑面而来,翠绿的葱叶儿包裹着水嫩的葱白,一排排发芽葱整齐地立在床土中,有些葱已打捆摆好,等待送往黑河市区市场。“我们兄弟三人跟父亲学会了种葱,在村里种发芽葱的有20来户,我家今冬净菜产量能达到1000多公斤,预计收入上万元,全村种葱农户估计收入能达到17-18万元。”关万中说,他家种植发芽葱已有20多年,利用大棚冬闲季种植发芽葱,提高了大棚利用率,不仅对早春菜栽培没有影响,还有利于大棚轮作倒茬,减轻蔬菜病害。

“贵贱没人要”的大葱卖出去了!眼看着地里的葱一天比一天少,费县方城镇高家围子村葱农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这与1月4日记者第一次到这里所看到的葱农们唉声叹气的愁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来,“卖葱”并不难,难的是没有一个连接葱农与市场的桥梁,没有一个叫得响的品牌市场。今年,卖葱难的问题是解决了,但明年以至更远的将来会不会再次出现? 大葱丰收两毛一斤无人购 元旦后,张世海一直在他的葱棚附近转悠,希望能遇到外地的葱商来收葱。他告诉记者,往年11月份的时候,葱商们都会提前预付定金,然后开车到地头把葱拉走。但现在供销旺季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还没有来过一个葱商。大棚里的大葱长势喜人,他却一筹莫展。 和张世海同村的韩宝川种了两亩大葱。他告诉记者,这两亩大葱以每斤2毛钱的价格卖掉,也要赔3000元。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日本铁葱,购买肥料、种子、大棚等需投入成本3500多元,如果按照目前1毛/公斤的收购价,亩产保持在1万斤左右,每亩要赔1500元钱。 “就算每亩赔1500元也得卖。不卖的话也得全部刨出,不然会耽误下一季作物的种植。”村民张传银无奈地说,日本铁葱是鲜葱,不易储存。 韩宝川告诉记者,再过十几天,自己的大棚就要开始种西瓜和甜瓜了,“春季前大葱要是还卖不完,我们就只能全部刨出扔掉。” 韩宝川所在的高家围子村共有50多个葱棚,种了五六十亩铁葱,到1月4日,全村的大葱一点也没有卖。 像高家围子这样的村在费县方城镇有40个,一共种植了近2000亩大葱,2010年长势良好,每亩约产1万斤,今年全部出现滞销。 市场信息不畅供求严重失衡 费县义德瓜菜合作社的刘义德觉得,导致今年“卖葱难”的主要原因是供求严重失衡。 2009年,大葱的行情很好,一斤能卖到2元钱,这点燃了菜农的种葱热情,全国种葱面积大幅增加,再加上2010年秋季温暖、少雨,促成了大葱丰收,致使供求严重失衡。大葱卖不出去,进一步压低了大葱的市场价格,与去年相比,大葱价格最多跌了六成。 刘义德说,由于信息不畅,农户不能和市场需求实现对接,大部分农户并不是根据“市场需求什么我种植什么”的原则为指导安排种植,而是仅凭经验为之。 “因为行情好,农户会扩大种植面积,第二年丰收导致供过于求价格大跌,农户于是又减少种植面积,又导致价格大涨。”这些年,时常会听到这样的消息,农户仿佛陷入了价格循环的怪圈。 种葱多年的韩宝川告诉记者,由于这几年大葱行情不错,从2010年开始他把种植面积由一亩增加到两亩。他说,他们村像他一样的村民有很多。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今年大葱供大于求的现象如此严重,导致大葱丰产不丰收。 韩宝川说,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打算明年减少种植规模,只种1亩或者干脆不种了。 难帮农户规避风险合作社陷入尴尬 对于普通农户来说,为了规避风险,最好的方法是加入合作社,抱团闯市场。 费县是有名的农业大县,农民专业合作社已发展到500多家,但是很多合作社结构松散,现实作用极为有限。 农户刘义德和韩宝川一起发起成立了费县义德瓜菜合作社,通过上网发布消息等手段,集中向外地推销当地蔬菜,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但是,由于大多数合作社成立之初不会和农户签订合同,也没有规定社员的权利义务,所以多数农户只是在农作物快要上市时,到合作社报个产量。 “现在的合作社更像一个中介,没有真正帮助农户规避风险。”刘义德说,由于合作社和农户之间缺少合同约定,他们没有权利对农户提出强制性要求。他告诉记者,受前两年大葱行情的影响,2010年农户纷纷扩大种植规模,5月份葱种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价格从80元/袋一直涨到200元/袋。 当时,他根据经验推测,2010年大葱有可能出现滞销,曾提醒过农户控制种植面积。但是,受两年好行情的刺激,农户种植大葱的热情依然很高。 “合作社应该根据市场的实际情况帮助农户调整种植作物和种植面积。但是,我们也不敢贸然建议或者强制村民改变种植计划。”刘义德深知目前合作社的处境很尴尬,但是他同样感到无奈。 地方特产期待品牌搭桥 费县农户普遍种植的大葱品种是日本铁杆大葱,和目前有名的章丘大葱是同一品种。由于土壤以及气候等原因,口感和章丘大葱不太一样,但质量并不比章丘大葱差。 费县虽然是传统的大葱产地,但仍然以松散、自然的种植模式为主。农户自己“跟风”种,生产成本偏高,品种单一,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有限,一旦市场出现波动,丰产不丰收就成为必然的结果。 “我们也可以提供优质大葱,丝毫不比章丘大葱差。”面对费县大葱严重滞销而章丘大葱却高价热卖的现实,费县义德瓜菜合作社的负责人刘义德意识到品牌的力量。长久以来,费县一直以大葱传统产地自称,却没有真正把费县大葱培养成品牌。 滞销的事实表明,“费县大葱”需要与时俱进,需要创出让人信赖的品牌。这些问题,可以通过为菜农引进新品种、推广新技术等方式,逐步扩大优质品种的种植比例来解决。 “我们正在考虑向"章丘大葱"学习种植技术和经营模式,把费县大葱培养成响当当的名牌,并且争取能够实现农超对接。”费县农业部门的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欧阳幸是2014年7月根据辽宁省委组织部和省扶贫办的要求,以驻村扶贫工作队员的身份来到辽宁省北票市下府经济开发区三府村的,后来他又担任了三府村的“第一书记”。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欧阳幸书记和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李春发、队员陈科一起发动村民,走科技扶贫之路,建大棚并引进新品种,使土地的产出效益大幅度提升,一亩大棚的收入达到5万多元。

为发展庭院经济,帮助农民增加收入,春节前夕,驻村工作队和村委会邀请爱辉区工商联会员企业与100多名村民进行座谈,结合乡村振兴战略,宣讲发展冬季芽菜的市场前景和规划。企业代表“纪仔”品牌负责人纪宏业在与农户交流中,了解到今年冬季许多农户种植发芽葱滞销,为帮助农户拓展销路,解决卖葱难题,纪宏业决定联合自己的客户开展扶贫采购活动。活动发起后得到了客户们的积极响应,大家纷纷订购发芽葱,一周时间帮助农户销售发芽葱400余公斤。驻村工作队也通过微信朋友圈和联系餐饮企业帮助拓宽销售渠道,几天时间订单销售200多公斤。

图片 1

村民关福岭说,大葱起下来就得卖出去,不能长期存放,都是每天骑三轮车挨个店送,销量不大还辛苦。这样“单打独斗”肯定不行,没有规模就没有竞争力,没有规划就没有发展前景。

三府村是在1999年该地区建设白石水库移民搬迁后,由4个村子剩余农民组建的行政村。有居民510户,人口1400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71户,由于建设水库,原本高产的农田都被淹没。通过整理修复,人均获得不足两亩耕地,大多属于山坡地,产量低、效益差,每亩平均收益不足500元。特别是2016年,当地玉米亩产不足千斤,加上当年玉米的收购价格低,除去种地成本,几乎无钱可挣,甚至倒赔。早在2008年,沈阳师范大学就派出工作队到下府经济开发区扶贫,先后投入当地教育系统和下府开发区及三府村资金和实物折合人民币500余万元。

驻村工作队队员杨利国在帮助农户解决发芽葱滞销问题时,发现了症结所在,他说,目前黑河市区市场销售的发芽葱有嫩江外进的和爱辉区幸福乡的,要想占领大葱市场,不仅要建立组织形成规模,还要解决产品单一问题,走初加工、精加工、直接配送的路子,实现规模化、品牌化、产业链条化发展。

2014年7月,沈阳师范大学对扶贫单位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派出了由连续7年获得省级先进个人称号的李春发同志为队长,欧阳幸、陈科为队员的驻村扶贫工作队。

作为“第一书记”和扶贫工作队队员,欧阳幸和扶贫工作队的同志们考虑通过什么方式能尽快使这里的贫困户脱贫致富,由于驻村扶贫工作队的成员都来自沈阳师范大学,他们决定利用自己所拥有的技术背景,提高这里的农业科技水平,培养农业科技示范户,以高效设施农业实现脱贫致富奔小康。通过调查,他们发现北票市地处辽宁西部,属于干旱地区,这里光照充足,温差大,湿度低,病虫害虫少。空气、土壤、水质都符合生产有机食品的条件,是葡萄、草莓等高价值反季水果理想种植地。为了提高村民对现代科技农业的认识,驻村工作队先后组织村民到辽宁省丹东市草莓产地和休闲农业示范村大梨村参观学习,又陆续请来了沈阳农业大学赵教授、辽宁草莓之父古教授、山东果树专家蔡教授讲解葡萄栽培、果园更新改造及新品种选择推广等科学知识,讲解草莓种植技术,请专家到三府村指导果树种植。

在欧阳幸和扶贫工作队的同志们倡导下,村委会副主任韩玉宝带头当示范户,搞大棚葡萄生产,扶贫工作队马上帮助他选择葡萄品种,购买了2000株葡萄苗,用极品香、夏黑等4个品种试种冷棚葡萄。2016年春天建成冷棚后,为了充分利用地形和空间,发挥设施农业效益,欧书记和其他扶贫工作队员帮助韩玉宝在葡萄地空间种植香瓜一茬,获得1万多元收益。6月栽植一茬西红柿,又获得近万元收入。

经过精心管理,改良亩地大棚,韩玉宝的大棚年总产值5万多元。不但当年收回3万元投资,还有2万多元的收入,是种植玉米收入的十几倍。2017年仅葡萄一项预计收入可达十万元以上。韩玉宝说:“以前也种过大棚,由于技术低,品种落后,收益不好。现在通过欧书记和李春发队长、陈科同志的帮助,选择了新品种、新技术,使自己的大棚经济效益提高了几倍,自己有信心种好大棚,并带领农民共同发展农业,共同实现小康。”

村民王振宇也是科技扶贫的收益者,扶贫工作队帮助他利用山坡朝阳土地建设自然采光草莓大棚。该大棚是建在南向山坡之上,充分利用了南向冬季的采光和高温,使大棚不必人工取暖,节约了能源,降低了生产成本。欧书记和李春发队长陈科队员为王振宇精选了质优高产的丹东草莓品种,是草莓中的极品,生产出来的草莓品质特别好。

2015年第一次试种获得成功,由于草莓口感好、品质优,前来采摘的人络绎不绝。王振宇一亩左右面积的大棚草莓收入达到5万元左右。2016年1月在北京卖出每斤80元左右的高价。村里很多村民提出生产草莓意向,村委会非常支持,希望能将草莓发展成本村特色产业。

王振宇说,现在正是草莓采摘季节,今年他的草莓每斤售价30元,从现在的产量看,亩产2000斤以上不成问题,可收入6万元。

李春发队长说,每年10月1日前在大棚内栽植草莓,进行冬季草莓生产。草莓将在12月底成熟上市。此时价格最高,可卖每斤30元至50元左右,到5月1日前结束草莓生产,再栽植西红柿到8月初西红柿上市,每亩产量在1万斤左右,产值在1.5万元左右。这样全年每亩大棚可有经济效益6万至8万元,除去成本1万元可有5万至7万元收入。如果条件具备,贫困户有一亩大棚,两年内必能脱贫,且在相当长时间内不会返贫,真正实现小康。搞草莓大棚看来是有非常好的效益,通过科技示范户的带头作用,三府村现在已有多家农户提出有意发展葡萄、草莓生产,驻村工作队正在帮助他们规划建设之中。

欧阳书记和扶贫工作队的同志们感到,要使三府村真正脱贫致富,仅靠一家一户的帮扶是不行的,必须走规模化生产之路,于是他们想尽办法邀请大型农业企业来三府村参观考察,争取他们投资,经过大量的内引外联工作,他们争取到一家企业来三府村成立了辽宁联谊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土地流转从村民那里流转出50亩地,建设现代化全自动温控大棚。这个公司还考虑优先扶助71户贫困户。

现在这个大棚已建成80%,但由于附属配套设施出现争议而暂时停工。欧阳幸说希望这个好事能早日办好,他们正在协调有关部门协调解决。欧阳幸说,这个现代化大棚主要用来生产大量反季葡萄,选择品种是在每年12月底到来年1月成熟的最新品种葡萄,该品种葡萄可在树上挂果两个月以上,既可上市销售,也可休闲采摘,属于小型树密植型,每亩栽植1000株,亩产8000斤左右,目前市场价格每斤20元左右。由于是在两节期间上市,特别受到欢迎,市场前景非常可观。

同时该项目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农业劳动力进行管理养护,仅这50亩大棚就可以提供30多个就业岗位,每个岗位年收入2万元左右。项目原计划建成300亩大棚,可提供200个就业岗位,给当地村民带来400万元至500万元的收入,使贫困户彻底脱贫奔小康。

本文由mg娱乐场城发布于农业种植,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书记欧阳幸的科技扶贫路,解决卖葱难有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