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当大佬也许有不堪的野史,海参专项论题

日前,在卢氏县范里镇碾子沟村的三文鱼养殖基地,工人高兴地捞起了一条活蹦乱跳的三文鱼。三文鱼目前市场售价每斤在60~120元左右,具有非常可观的市场收益。据悉,为带动当地农民脱贫致富,大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采取“公司+农户”运作模式进行三文鱼养殖,当地群众以土地、劳务为资源参股经营,走民企互惠互利的生产经营道路。

核心提示:震惊!行业大佬也有不堪的历史,原来是.....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东方海洋发展海参、三文鱼等海珍品养殖为重点的结构调整战略已初见成效。在5月17日召开的公司股东大会上公司表示,不但解决了海参育苗的问题,三文鱼销售也初见成效。公司董事长车轼表示,未来公司仍将以技术创新为引擎,构建水产业可持续发展产业链,实现业绩持续增长。公司预计2013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在0-20%之间。

近日挪威三文鱼养殖公司Grieg NL和以色列Aqua Maof集团旗下的AMG挪威公司进行合作在纽芬兰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最先进的室内三文鱼RAS养殖系统,以用于孵化和育苗。该项目在2017年开始建设,可用于700万鲑鱼苗的的孵化和生长;在鲑鱼达到1500克以后会转入深海网箱内进行养殖成为商品鱼。这个项目预计总投资将达2亿美金,RAS系统建设费用为6000万美金。计划到2023年会将产量持续提升至33000吨,这将会使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目前的大西洋鲑鱼产量增加至一倍以上。

公司养殖业务盈利能力逐渐增强,已替代水产品成为公司主要利润来源。公司目前已拥有适合海参养殖国家一类水质标准的海域面积41400亩,且均已投入生产,每年可为公司带来较为稳定的经济效益,也为公司未来规模化经营奠定了基础。随着海参养殖达产、三文鱼养殖逐步达产,公司养殖业务收入呈快速上升趋势,盈利水平逐步提升。2012年公司海水养殖业务和水产品加工出口业务营业收入分别实现2.56亿元和4.06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7.14%和12.06%。

图片 1

公司首创的封闭循环水工厂化养殖三文鱼项目也获成功。随着公司三文鱼养殖的产能逐步放大,公司新组建了三文鱼销售团队,鲜活三文鱼已经初步得到市场认可,积极拓展全国范围消费市场,启动了北京市场、天津市场。公司董事长车轼介绍,公司三文鱼工厂化养殖技术已获得国家34项专利,春节期间销量达到15吨,正在打开国内市场。

图片来源于AquaMaof 说到三文鱼养殖,我们很容易想起挪威和智利,但其实加拿大的三文鱼养殖产量和规模也发展得非常不错。加拿大是世界上重要的三文鱼出口国,据统计,在2016年加拿大的三文鱼产量为12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近6%。但其实最初的加拿大三文鱼养殖也是小规模的经营,只是少数的企业主或者家族拥有自己独立的养殖场。近来加拿大三文鱼养殖发展火热,其实源于挪威三文鱼养殖企业的全球化发展。

2012年,公司调整了水产品加工业务的出口目标市场,采取了积极拓展日本市场,努力扩大美国市场,主动压缩欧盟市场的经营策略。尤其是积极开展精深加工研发工作,加工品种由过去单一的鱼类加工发展到现在鱼、虾、蟹、贝、鱼籽加工并举,加工产品由过去单一的冷冻片(块)系列拓展到现在冷冻产品、生食产品、调理产品、冷风干燥产品、烧烤产品、裹粉产品、蒸煮产品等几大系列。为公司未来与海参、三文鱼养殖业务一起创品牌、进行终端营销打下了丰富的产品线基础。

图片 2

图片来源于Aqua Maof 挪威也曾像加拿大,或者我国一样,以小规模养殖为主 这里就不得不扒一扒挪威三文鱼的发展历史。挪威最开始也是以小规模经营为主,当时许可证是规定每家养殖场只可拥有1张许可证,且拥有者须为当地居民。以用来限制养殖场的大小,以杜绝大型养殖场与小规模经营的竞争。然而小规模的无序经营使得三文鱼市场恶性发展,虽然曾成立渔民销售机构来管控市场最低价格,但依然止不住价格的下跌,最终大量养殖场破产倒逼。当然行业大佬的故事肯定现在才刚刚开始。 挪威三文鱼的发展历史分水岭为,1991年之后的许可证制度实施所有权自由化。从此大资本开始介入三文鱼养殖,养殖转变为以大型养殖场为主,产业集中度越来越高。而且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特别是亚洲经济的强势崛起,给世界经济繁荣泵入了新鲜活力。挪威三文鱼的市场需求也开始随着经济的潮流,流向世界各地。到2016年挪威养殖三文鱼产量高达104万吨,占全球产量的50.99%,欧洲、美国、亚洲市场占到其产量的90%。 然而有利有弊,虽然许可证配额值促进了挪威三文鱼产业的发展,但是也限制了其产业规模的继续扩大。随着全球化对三文鱼需求的越来越大的需求,挪威三文鱼养殖企业也希望能够分得更大的“蛋糕”。所以具有丰富的冷水海湾,优美的自然环境的加拿大被这个世界三文鱼大佬给看重。现在加拿大的三文鱼养殖产业几乎被挪威企业给垄断,仅一家Creative Salmon得以突围,成为加拿大本土的大型三文鱼养殖企业。 Grieg NL也是挪威Grieg公司的一个分公司。Grieg是一家总部位于挪威的全球化经营公司,在挪威、苏格兰和加拿大都有自己的分公司。在加拿大有一家叫做Grieg Seafood BC的分公司,位于卑诗省,据说已经拥有9家养殖场。现在这个在建项目无疑是Grieg公司在加拿大的又一个“重型武器”。 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我们中国水产养殖的未来方向如何 一个挪威一个加拿大,前期跟我们一样也是小规模养殖为主。现在人家的养殖产业发展得有声有色,而且随着产业的发展的,是养殖技术的革新。这使我想到了我们国家的养殖发展,我国目前也是散户居多,现在环保压力、食品安全、养殖户的效益保障等等一些问题,所以很多有识之士都在提倡循环水健康养殖。但现在来看,产业发展速度和规模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快那么多。 需要大资本介入 在挪威和加拿大的三文鱼产业发展中,大资本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挪威先行的发展是随着大资本的介入,加拿大是挪威养殖企业的全球化扩张。我们国家现在大资本介入水产养殖行业还比较少,虽然也有一些发展较好的养殖企业,但是整体来说,大资本在中国水产养殖业中占比多少呢?没有足够的的份额,又怎么会有话语权呢?没有话语权,那么又怎么能够保证发展呢?所以这其中的原因是,大资本的利益不能够得到保障,更深层的其实是市场条件的不够成熟。 市场因素不容忽视 在说到挪威的发展的时候,首先可能都会想到其配额制。确实配额制的实施,对挪威三文鱼养殖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挪威三文鱼能够在世界上依然享有盛誉,而不像其他品种一直被滥用抗生素问题所诟病,配额制在其中的作用也不容忽视。但是我想是不是我们大家都忽略了一个事实,挪威三文鱼90%会出口到亚洲、美国、欧洲,如果去掉这3个市场呢?或者经济倒退20年呢?那时候结果肯定大不一样,所以其实我想说挪威三文鱼的发展离不开全球化经济发展的推动。就像Grieg NL的总经理克努特·斯克托沃尔所说:“我们看到在纽芬兰和拉布拉多有鲑鱼养殖的巨大潜力,并计划利用Aqua Maof的经验和技术来提供最好的生产结果,并成为新鲜鲑鱼产品的主要生产商。”但Grieg公司真正看重的或许应该是未来三文鱼市场强劲的需求吧。 行业发展和技术发展的相互协同 Grieg NL的总经理克努特·斯克托沃尔说:“我们很高兴与AMG挪威公司和AquaMaof合作,建造世界上最先进的RAS设施。Aqua Maof的技术将保护我们项目的可持续发展价值,保持最高的环境标准,同时也达到最有效的生产成本,从而为项目的整体成功做出贡献。”很明显行业的发展,对投入新技术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样的技术发展也能够为行业发展提供生产力支撑。 我们国内其实也上了很多循环水养殖设施项目,其中也有些比较成功的。就说三文鱼这块儿,东方海洋就非常出名,全陆基室内循环水养殖直至商品鱼上市。这甚至比国外都做得更多,国外虽然随着海虱病害的问题,有延长陆基养殖时间的趋势,但也很少是全陆基养殖的。因为国外具有大量的天然冷水港湾的优势,而这方面东方海洋是不具备的。但是也有些项目是半路夭折了的,上了系统却不能够实现有效运行。当然原因肯定是多样的,但归根结底是没有实现效益。 所以我时而会想现在对循环水养殖的推广,是不是更加偏重了对技术的推广,而忽略了行业发展本身的引导呢?各种各样的循环水养殖模式其实本身是一种工具,只是注重工具的落实,而忽略其实际应用价值的实现,又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呢?当然这只是笔者自己粗浅的看法,以抛砖引玉,望各位不吝赐教!

本文由mg娱乐场城发布于农业种植,转载请注明出处:行当大佬也许有不堪的野史,海参专项论题

相关阅读